2014年6月6日 星期五

小說創作.part 1

曾經想要寫一個六年級 沒跟上百萬分紅的 末代科技新貴的故事,
鋪成用求職不順遂 只好找出差到大陸上班的社會新鮮人切入. 但動力寫了一部份就消失殆盡.
以下是簡單的故事片段. 分享給大家笑笑.

-----------------
林先生這是您的護照台胞證登機證行李幫您直接托運到上海十點登機登機門在十號。轉機的部分,香港那邊的登機證收在這裡,請確認行李箱過X光機後,再離開。另外林先生請看條碼的部分…』不等地勤人員說完,林俊彥兩手慌亂的將證件一收,急忙往出境大廳趕去。
   這是2006年的十月林俊彥嘴上嘟著說,想不到第一次出國就是去出差,不是去玩而是去工作,還是離家工作呢。這機場怎樣那麼亂,一點規劃都沒有,連個告示牌地圖都沒有?有櫃檯可以洽詢嗎?別鬧了,十號登機門怎麼去,該死的王胖你電話怎不接啊。
        王胖,本名王師仁,與俊彥是同事關係,兩人都是被公司派駐到工廠的台幹,不一樣的是王胖是有二年工作經驗,而俊彥卻是完完全全的社會新鮮人。
        九點五十分了,都開始登機十分鐘過去了,猶不見王胖出現,俊彥的焦躁越來越明顯,就在脾氣就快要燒到頂點的時候,王胖哼著歌緩緩的走過來。
        『大哥啊!飛機起飛是看時間的,你老大怎麼姍姍來遲,公司可沒有專機接送啊?』
        『彥哥,放心啦,登機就是這麼一回事,行李託運了,Check-In完成了就一定要等你上飛機,況且我昨天通知信用卡接送時,還順便辦好Check-In了,連座位都劃好了,你沒看你的登機卡上的坐位就恰巧在我旁邊,怎那麼巧合,你的座位是我昨晚順便幫你劃好啦。托運時櫃台地勤人員應該有會有問候我王帥的行李要不要順便一起拖運吧』
        『是是是,王帥,你對,沒看我打好幾通電話給你,怎沒接?』
        『別小孩子氣啦!登機啦!又不是小情侶在吵架,我把過的馬子,女孩子脾氣來時都沒你扭捏,走吧,你是沒離過家啊?』王師仁言下意指俊彥娘娘腔。但還是拍了一下俊彥的肩膀往登機口方向推了一下。
看著王師仁,胖胖的身軀搖晃往前走去,俊彥心裡依舊犯低估,胖就胖,還自稱王帥,叫你一聲王胖還貼切點。俊彥雖氣,但心裡的石頭總算落了地,這第一次出國工作,總是心裡有個擔憂,有同事隨行總是有個照應。這下應該可以安然抵達上海了。殊不知,故事的起點就這這樣開始了。
        其實王帥這外號,也沒別的,王師仁三個字中間的師,少上一橫就變成帥了,王帥是這樣來的。王胖呢,則是對於身材的描述,但王胖還不至於臃腫的境界,只是肚子大了點。上了飛機,俊彥又開始緊張了。相較隔壁的王胖,悠閒得翻開機上購物雜誌,兩眼卻不安分的盯著忙於安撫乘客就定位的空姐。在等後起飛的過程中,由兩人的行為舉止可以很容易就看出俊彥拘謹,而王帥大氣兩種截然不同的性格。王帥看著俊彥的不安,基於同事的情誼上,協助舒緩這不安的情緒也好。
『小彥哥啊!你瞧這幾個空姐,哪個正?每個身材都高挑,但這年紀似乎都被濃妝給遮掩了,完全猜不透歲數,眼線一描,每個眼睛圓又大,眼睫毛挑啊挑的,看起來長的都一樣,一樣的眉形,一樣的唇色,看起來好像複製人,喔,右前方兩點鐘方向的有上唇蜜,感覺比較年輕點。之前不是有個日劇在講日亞航空姐的故事嗎?你有沒有看過。』
                俊彥白了一眼,心想王胖啊,你是想把空姐嗎?我看這群空姐每天忙碌得很,應該是輪不到你來把的。回說『我們坐的是經濟艙,拿出來的名片應該還沒這格拿出來釣空姐的,況且我才剛過試用期,名片要等下飛機進公司報到後才有。嚴格來講把妹,要把也是要把個時間好配合,容易約會的對象,以前大學有個學長
這話題一開,王帥就後悔了,看來到香港轉機的這段過程都要聽俊彥這宅男的心路歷程了,或著是說兩性關係的辛路歷程了。這故事就不轉述了,王帥只是左耳進右耳出的表面敷衍,心理期待著轉機時來個尿遁,落個耳根清閒一下。
        經過香港轉機到了上海,俊彥在機上吃了兩頓,見識到了親切服務的飛機餐,在香港往上海的行程中,學王帥要了一杯紅酒,配著簡餐囫圇吞盡,沒想到一路昏睡到上海,直到飛機下降時,因壓力變化造成的耳膜壓力失衡的頭痛把他痛醒了。心理嘶吼著,天啊!剛才香港降落時就沒那麼痛,現在怎會痛成這副德性呢?
        俊彥這痛苦的神情,在旁的王帥也只能用言語聊表觀切,問問安好否?解釋說可能是飛機不一樣的差異吧,飛往香港是波音747型的大客機,而前往上海的比較小型的空中巴士A330。俊彥只能用力壓著太陽穴說回說『痛,我知道了。』但卻搞不清楚為什麼整架飛機上的人都看起來都很正常,卻只有自己會頭痛。有搭過飛機經驗的人都知道,起降時的壓力變化會造成身體的不適,如果機上有幼小的乘客,多半在降落時都會發生哭鬧哀嚎的現象,這疼痛旁人是使不上力來幫忙的,解決的方式要靠自我調適,在降落的過程中,藉由講話,或是不斷咀嚼來調適耳內的壓力,在前段前往香港的路上因為俊彥一路講述心路所以沒察覺到壓力的變化,但後段到上海的旅程,因為不勝酒力的昏睡,殊不知這小酌一杯竟是王帥圖個耳根清淨的權宜之計。
        飛機停妥後一堆人擠著要下飛機,因為飛機並非停靠在空橋邊,而是在停機坪中,需要另外藉由接駁車前往入境大廳。這人在異鄉,規矩都亂了,外面下著小雨,機組員忙著發送輕便型雨衣,只能看著別人怎作就跟著做,幸虧王帥在旁就像是熟門熟路的,依樣畫葫路就好,但這壓力造成的頭痛,卻有另外一番解讀。雖說上海浦東機場裡指標寫的是中文,地勤講的是中文,但簡體字型,入境時要填寫一堆表格,還有健康狀況,這頭一痛,注意力就不容易集中,脾氣就容易失控。整個人由一早的無助轉變成無力的憤怒。才剛到上海竟然不爭氣得想起家了。看著身旁的王帥,一臉平靜的模樣,卻也好生佩服,我怎這麼文弱,娘娘腔呢,回想到一早被笑話的事,很快的俊彥打起精神跟自己說,既來之則安之,畢業出了社會要對自己的決定負責,今天來這一遭無非是個考驗,飛機剛落地就想家,怎還沒開始我就退卻,要是流出眼淚來是會給王胖笑話,傳到公司去以後想做人也難囉。俊彥想到這便打起精神了。
        『小彥哥,走這邊,我們拿的是台胞證,那個通道是中國公民走的。我們要走外國通道,健康檢查表你填妥了吧。中國這邊的機場規矩很多的,前些年還有機場稅這規矩,等會出去趕緊找一下行李,我們得趕緊連絡一下接送的司機,喔,更正是司傅。這邊叫司機為司傅。兩地詞彙上有些差異』
        Thanks王帥,你也別拿我開心了,怎一路上都給我加個哥字呢?論經驗我可是黃花姑娘上大花轎,頭一遭。另外問你一下,剛剛香港轉機的時候你跑去哪啦?機場那麼大,你怎知道要買啥?我看來看去都是賺女人的錢,精品服飾、巧克力。菸酒我又不好,科技3C賣得又沒有台灣便宜。你那一袋裡有啥?剛你上飛機我就想問了。』
『這一袋啊,沒啥就兩瓶酒,一條中華菸紅色硬盒,要孝敬工廠廠務的,一條洋菸是要給陳經理的,他在我們出發前不是有提醒說快斷炊了,存量不足了。咦?怎你沒買啊?』
        『哈!原來存量不足是這意思啊!我還以為是存糧不足,猜想陳經理是想念台灣美食,今年的中秋比較晚,所以我行李有帶月餅,鳳梨酥,還有新東陽香腸肉乾呢。』
『小彥啊!你也真老實的可愛,陳經理在這裡光是拿經理的名號出來,月餅肉乾的怎會沒有,這裡雖說是異鄉,但文化淵源跟台灣一樣啊,中秋也是有的,凡中國人的地方就有三節送禮的文化。』
話說到此俊彥的眼神頓時萎靡,大概是頭痛還沒解除,以及誤解經理的意思,交代的東西沒帶到。王帥也注意到了這點,拍拍俊彥說,放心啦!這台灣的家鄉味,長駐的台幹一定愛這味道,況且新東陽肉乾,這可是大家心中永遠的鄉愁啊。說著,便哼起費玉清的歌,你是我永遠的鄉愁。往出境通關檢查方向前去。
今夜的你是我永遠的鄉愁 明月依舊 容顏依舊  因為有你才有永遠的鄉愁 歲月悠悠 念也悠悠
俊彥這下是丈二金剛,搞不清楚這是安慰,還是反諷。說到台灣來的香腸鄉愁,還在行李箱內呢,趕緊出關去找行李吧。怪怪這王胖怎會唱這首老歌呢?跟他的年紀不太相符。
兩人找到行李後,推著厚重行李,走出入境大廳便看到黑壓壓的人群,很有趣的是這頭一排黑壓壓的,人人手上都拿著不同形式的牌子,有中文,有日文,有韓文,有形形色色不同酒店的招牌,還有一群穿著表演服飾的女子團隊,仔細看了一下,前面還有個布條,原來是在介紹上海磁浮列車。想不到還有這樣的拉客之道。這畫面倒讓俊彥想起來小時後台北車站的模樣,車站前面排著不同顏色的計程車,而計程車司機會在出口處詢問要不要坐車,這賺錢的方式到哪都是一樣的。這第一次出國,感覺啥都新鮮,看著就不小心忘我了。忽然驚覺不對,轉頭找王帥。發現王帥也正緊張的尋找著某人。
王帥眼沒看俊彥,快速掃瞄著方才俊彥看著發呆的牌子,嘴上說道,趕緊幫忙找一下,拿著立達科技的人,上面寫的字多半是簡字,達的字型跟我們習慣的繁體字不一樣,我們的本名王師仁,林俊彥好在繁簡的寫法都一樣,但就怕混在人群中字樣太小又看不到,等會找到司傅後請他等一等,我們要先換人民幣。我們的司傅叫王昆,找到他還得請他帶我們去中國移動申請手機號碼。不然你我走失,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靈的,空有台灣的門號撥不通可就丟臉囉。
俊彥此時好生感謝,想到早上還嫌說王胖人做事不牢,要到最後一刻逼急才肯出現,原來是錯怪了。這下劉姥姥進大觀園的可是自己。可笑可笑。以後要在這異鄉打拼了,是要虛心跟眼前的夥伴學習了。想到此,趕緊四處張望去,順便找一下哪裡有外幣兌換的窗口。想到這,眼睛看的方向就往兌換外幣的窗口望去,王帥也順著俊彥看的方向望去。
王帥不一會拍了一下俊彥,說道好小子,走九號門那邊,王昆那傢伙蠻聰明的,知道我們有換錢的需求,站在外幣兌換的窗口附近,沒在這人擠人不好找,走吧!看到沒那邊拿著立達牌子的人應該就是王昆啦,那個字,怎麼看是就不習慣,如果不會念有邊讀邊的話要念大吧。
這王昆,人看似瘦弱,但眼神機靈,發現兩個年輕小夥子,手指眼神往他一比就知道,這應該就是他在等的兩位,不等王帥、俊彥兩人走近。馬上就揮舞著立達科技的字牌前去幫忙提拉行李。簡單介紹後,確定兩人身分後,待兩人換好人民幣,順手討了個十元人民幣紙鈔。便搬著行李領著兩位台幹往轎車方向前去。耳後聽到比較瘦小的台幹在滴咕著,機場外匯兌換的手續費貴的不合理,公司派車為啥還要付小費,心裡還有點鄙視著這瘦小的小氣台幹。心裡念著,方才你們手上換那麼多張紅色的,何必在乎這一小張綠色的呢?你們這些台幹,裝啥窮酸樣啊!等會晚上喝起酒來,隨便的酒水,招呼小姐的打賞都比我這厚多了,我還情義相挺送佛上西天幫你搬行李呢。等會你們餓了,想吃啥?好歹也要拜託我開車送上一段,這小費絕對花得值得。算了!等會聊天打聽打聽這兩位的階級,交個朋友也好十幾塊的冤枉氣就不計較了,等會的過路費也不只十幾塊啊!雖說可以跟登記報帳,但省下來的是可以進自己荷包的,這下子換王昆心裡犯滴估了。
那王帥呢,一臉倦態,只想趕緊放下行李,小憩一下,上車前聽王昆說等會五點到七點可是上海的交通黑暗期,這車要開到九點才會到達江蘇省的昆山工業區。這後面的路面顛簸還有得受呢。想到這哪有心情啊。一上車就睡了。反倒是睡飽的俊彥與司傅王昆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畢竟塞車的上海街景,也就是車子大排長龍,這排隊的陣仗在哪個國家都一樣。就這樣三個人一部車由喧嘩市區前往加工區附近的台幹宿舍,可能是舟車勞頓吧,兩位台幹到了宿舍發現方圓百里似乎只有宿舍這一區有光,還有遠方似乎有寫著人民醫院的大樓,其他的地方都黑的不得了,抬頭望一下天空,適才上海過來的方向天空是亮的,而頂頭呢,烏雲中透露著月光。兩人當下只想趕緊收拾行李,先打點好自己,調整心情準備休息。雖說一路上王昆有特別介紹晚上還有哪裡有館子營業,哪間東北菜地道,回鍋肉香,但也無心前往嚐試,畢竟這心裡的鄉愁雖說不出口,但也著實的在心裡生了根下去,兩人只是心照不宣的拉了行李進房去了。
今夜的你是我永遠的鄉愁 明月依舊 容顏依舊  因為有你才有永遠的鄉愁 歲月悠悠 念也悠悠

這段歌詞意外的替這兩位新來乍到的異鄉客做了一個註解。只是歌詞中的你指的是隔著海峽另外一端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都市街景,以及轉角就有的便利商店。